梳子小说网

第73章 日常【1 / 7】

槐故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梳子小说网http://www.shznl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沈弯弯一直在医院照顾韩雅。

韩雅和沈虞上次一样,同样是从楼梯摔下后脑受伤,沈虞到现在活蹦乱跳,而韩雅却伤到了神经,不能正常使用面部表情,嘴歪脸斜。

也就是平常人所说的——

面瘫。

知道这个消息的韩雅,崩溃了。没有女人不爱美,何况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的韩雅。

一夕之间,她像是老了十岁,鬓边染上灰白,脸色蜡黄无光泽。更为狰狞的是她的面部扭曲的表情。

故除了医生和沈弯弯,韩雅几乎从不以真面目示人。

沈光耀再没来看过一眼,得知其早已出院,韩雅气急败坏,装了这么多年的温婉一朝消失殆尽,情绪变得阴翳又极端,每天都要发脾气。

医生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,这个病没法根治,只能长期调养,或找中医慢慢调理。

韩雅治疗费用不菲。沈弯弯的卡大部分都被沈光耀停了,韩雅这么多年用钱大手大脚惯了,私人账户根本没多少钱。

“我不出院!”因为嘴歪,韩雅说话非常模糊,“一天治不好我,我就不出院!”

沈弯弯抿唇,实话道:“医生的意思就是治不好了,咱们还不如回去细细调养。”

“我不回去!我不回去!”韩雅抱着脑袋,疯狂摇头,“我这个样子怎么回去?!你说,我怎么回去?”

尖锐的叫声每天都充斥病房,沈弯弯头疼欲裂,再好的耐心都被磨没了。她放沉了语调:“妈,你知道在医院一天要多少开销吗?你能不能懂点事?”

“沈弯弯,你什么意思?”韩雅瞪大眼睛,身上的被褥被她揉成一团乱,“我这是养了个什么样的白眼狼!”

她看着沈弯弯冷淡的表情。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,这些天来,沈弯弯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担心到如今的冷硬。

韩雅心中滚了层火般凄惶又愤怒,丈夫薄情,女儿离心,所有的绝望侵袭而来。

她失望地摇头,嘲讽一笑:“果然,什么人生什么种。”

“你和廖建海真的是亲生父女。”

心中的恶心排山倒海般翻涌,沈弯弯脸色一变,脱声而出:“住口!我不像他!不许你说我像他!”

韩雅靠在床沿,笑得毫无形象,丑陋又渗人。

沈弯弯心里委屈又难受。她当然不想看到自己的妈妈变成如今这种模样,身为女儿,这些日子也尽心照顾她。结果,得不到谅解还不停被她拿来撒气。

仿佛被潮水淹没,让人倍感窒息。

不再看韩雅,沈弯弯失魂落魄地走出病房。

明明不是这样的。

她是沈家大小姐,家庭美满,父母恩爱,每天都有用不完的钱。

相比于她,没人在意沈虞。她只是沈家的一个弃子。

但现在…

一切都怪沈虞!她为什么没有去死!

沈弯弯眼中怨毒一闪而过。

待回过神时,她已经走到医院大厅,这里密密麻麻站着面带愁容的病人、家属。

绝望扑面而来。

突然,沈弯弯目光一顿,定定落在某处。在看清那张脸后,像是被雷击中般,她脸色霎时惨白,浑身止不住颤抖。

哪怕是在人满为患的医院,依旧挡不住那种自小就留下的刻骨恐惧。

她甚至挪动不了身体,突然,那人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般,扭过头。

四目相对。

沈弯弯如梦初醒,连走带跑地转身,逃命般撒腿就跑。

一直在医院蹲点的廖建海眸中闪过凛冽的光,脸色阴沉地追着人就跑。

沈弯弯害怕得连双腿都打颤,她循着人多的位置跑去,借用人群遮挡自己的身形。她想得很简单,有这么多人在,廖建海再怎么猖狂,也不敢对她怎么样。

她躲在长长的挂号队伍后,脑中飞速地运转。

为什么,为什么廖建海会出现在这里?!他这种人怎么还没烂在苏城的阴沟里?!

当年她随母亲离开苏城,隐没踪迹,没有对苏城的任何人提过一个字。

两地相隔千里,廖建海是个只会喝酒打老婆孩子的烂人,和富贵的沈家天堑之别。

如果不是有人刻意指引,他绝对、绝对不会找到这里来。

想到某种可能性,沈弯弯咬碎了牙。

是沈虞!一定是沈虞!

突然,手腕被人一把拉住。混合着酒气、烟味的刺鼻味道一齐涌上,沈弯弯一抬头,便看见廖建海阴沉又渗人的脸色。

恶心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